春訪紅山丹霞

來源:2020年04月10日字體:

 

祁連山的神秘,始終給人想象不到的震撼與驚奇:比如,站在荒漠、沙灘任意一處,遠遠望去,終年雪色覆蓋,白云相依,那種蒼茫逶迤、凌厲高俊的氣勢,那種遠在天邊又近在眼前的神姿,似乎更加險峻、荒涼、遠古、冰冷、突兀、滄桑、堅硬,沒有生命跡象和氣息。走近她,卻是難以置信的壯闊與美麗,水草豐茂,色彩斑斕,風情迤邐,奇峰林立,樹木遮天,天然怪石,呼之欲出,那種無以描述的浩大與神奇,猶如大地綻放的奇彩花朵,一個個奔跑的鮮活靈魂,她獨有的奇俊、壯麗、浩渺、深邃和神秘,重重疊疊、無窮無盡。隨意爬上她腹部的一座峰頂,俯瞰四野,仿如大海波濤拍岸,浪花凌空飛旋,讓你身心凝固,屏神靜氣,接受她的奇彩紛呈,仙境一般,為之絕倫沉醉。

躺在祁連山腹部中的紅山丹霞,是祁連山脈中又一勝景之地,酷似神話地貌的色彩與神情,像傳說中的寓言,似真似幻,這種原始的造型又如精心雕刻一般,讓你目不暇接,如走進童話世界一般,活靈活現,奇趣爛漫,一切好似在凝固又在沸騰,悄悄地在等待在窺視在呼吸,沉靜之中亦真亦假。

紅山丹霞位于酒泉市肅州區東洞鄉附近,因一座古跡懸堂寺而得名,又叫懸堂寺丹霞。但真正令你向往叫絕的,還是紅山獨有的丹霞地貌。

春天已到,河西大地的氣息仍是寒氣未消,滿目蕭瑟,那些干枯的草木、土地還閉著眼睛,睡在冬季,春天仍在遠途。這季節中的荒蕪與干澀,阻擋不了我們對紅山丹霞的向往。利用假日,在一個初春的早晨,乘車從嘉峪關出發,進入酒泉,一路穿過零零星星的村莊,在酒泉東洞鄉與清水鎮之間,掉頭向東南而去,一條筆直的公路,依山而進,直抵祁連山的腹地。前方影影綽綽,那些泛著紅色的地貌,隱約可見,而她身后巍峨雄壯的祁連山依然雪色如發,氣勢磅礴,云天相接。

進入紅山丹霞,才發現,此處像雪山伸出的兩只臂膀,擁抱著一片靜謐的天地,我們向山而行,地勢很陡,正因開闊,感覺如履平地,窗外的景象,極像掛在眼前的一幅山水畫,突然而至的安靜,有著異樣的風情:空靈、幽靜、清爽、曠遠、新奇、生動、韻律,還有神靈般的膜拜與一種融入自然的釋懷與輕松,像一縷春風拂面而來,直入心肺。

讓人有些恍如夢境的感覺,我們身在沙漠,一邊被粗糙所覆蓋,被時光所打磨;一邊在內心深處,仍然渴望著那份綠洲,在季節的深處徜徉涌動。走過戈壁,進入山的腹地,就像人生跨過的不同際遇,是另一個世界的多彩。紅山丹霞腳下的草地,茂密、厚實、坦蕩、開闊,草原一般,郁郁蔥蔥,自然地生長,雖是枯萎的草,泛著淡黃,滿山滿坡,一眼望去,水波一般,起起伏伏,從山頂直至腹地,傾斜而下,一種氤氳的彌漫和擴散,一種清新、鮮活的氣息,那樣的恣意蔓延,隨風搖曳飄擺。我們在季節中穿行,在田園中行走,接受自然的饋贈,生活充滿驚喜與色彩。

站在山腳下,抬頭仰望,祁連山有著不同面目,沒有了遠觀時的恍惚,而是一種真切的高聳,刀鋒般的尖刻。而她母體中的山峰,一側是黑黝黝的樹木,而另一側則是滿地的陽光,金色般的肌膚,沒有了裸露的干涸,而是被樹木、草叢所覆蓋,如水勢一般緩緩流淌,一種無聲的意蘊蕩漾。遠離塵世的明凈,沐浴在一片清新之中。

那是一種怎樣的地貌:與張掖丹霞地貌、敦煌雅丹地貌迥然不同,紅山丹霞的地貌是紅色鮮艷,整體通紅,其色如血,奇形怪狀,隨著山勢蜂擁相簇。好像是一個真切歷史故事的遺存或原址,一個歡樂世界的集結與再現。

單說她的膚色:有灰白、酪黃、赭石、深紅、深紫色,其色紛呈,漸變流淌,形態更似大火熔煉后瞬間凝固一般,多窟多洞,如柱如林,歷經億萬年,被大自然精雕細刻形成了層巒疊嶂、怪石林立、懸崖峭壁、溝壑縱橫的奇觀,堪稱一幅幅鬼斧神工的絕世之作,宛如魔鬼的宮殿,令人神游在鬼神狂舞的世界中。

她的兩臂,是紅山丹霞地貌的雛形,那種整體的紅,不是一種附體,而是一種跳躍與燃燒,凝結與雕刻,像艦艇出海,又像飛撲大海,傾斜的姿態,帶著火炬,帶著生命的沖撞,勢如飛鴻,疾馳而下,龐大而雄渾,是一種巋然不動的震撼。

沿著山體,緩步而上,漸漸步入紅山丹霞之中,那種就在眼前、撲面而來的紅色,宛如流淌的熔巖,四處飛濺,回旋奔瀉,又像活化石一般,瞬間凝固和跳躍,從山體突兀而出,像一把把火巨,又像一個個巨大的漩渦,即將爆裂、飛濺,燃遍整座山峰。

山的一邊是草色嫵媚,平靜無聲,自然舒緩,而另一邊則是血色的紅,如火光沖天,熊熊燃燒,似千軍萬馬在集結、吶喊、跳躍。這種壯闊,遏制了我們的想象,停止了所有的思維,任其在腳下飛泄、洶涌,直至谷底,紅遍整個山體。

這種紅,通透、迸裂,沒有隱藏或是躲躲閃閃,是一種整體的宣示,是一種內在力量的凝聚,是一種新鮮的生動與成熟,是大地的血液,是燃著的石頭與熔巖,沿著一個方向,顯示其另一種生命的繁華與力度,雕刻著時間的厚度與自然的風骨,及至山頂,放眼望去,令人震撼,仿佛燃著的海浪由遠及近,層層推進,任風拍打,這是大地奏響的暢想曲,激情澎湃;巖石雕刻而成的鮮花,爭奇斗艷;是祁連山脈的華麗舞蹈,是神話裝扮的迷幻世界。

在紅山,紅白相映、綠黃相間,青黛含露的色彩與意蘊,身在其間,為大地之神、為祁連山脈的獨特艷麗而折服!雖是初春,萬物靜默,若在清晨、在初陽或在晚霞之下,在碧綠的夏、金黃的秋、雪白的冬,這里又是怎樣的畫面和精彩啊!

那些奇形怪狀,各種造型,真是萬千組合:它們或左依右靠,或騰空而起,或直指云天,形似雄獅、銀蛇、金蟾、神靈種種,就是一個童話世界,一個童話的王國。在廣袤的土地上,這些鮮活的靈魂,聚集著天地的精華,昭示生命的絕唱,演繹著神話的絕倫,生命如此喧嘩多彩,天地如此神奇璀璨。身在其中,恍惚是一段美好的寓言,是遠古、是活著的化石,是精靈。仿佛時光停止在某個維度,時空在旋轉。這一切讓你妙不可言,任其精彩。各自不同的神形、神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盡顯淋漓,創造了絕世之作,讓你嘆為觀止。

在紅山丹霞,驚艷之余,心靈更加虔誠和膜拜,為祁連山、為自然之神的神秘和不朽,為大地的壯麗與神奇、奧妙與無窮。


 

作者:吳萬先 責任編輯:陳楠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