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節慶中的避疫與防疫

來源:嘉峪關日報2020年03月31日字體:

中國民間節慶中的避疫與防疫

席永君


今年冬春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牽動著每一位國人的心,在很大程度上也切切實實地影響著每一位國人的生活。瘟疫曾一度肆虐中華大地。如今,國內的疫情已趨于緩解,但病毒已超越政治與地理的邊界在海外蔓延,形成一場全球健康危機,令人揪心。當我們在特定的時代語境中靜下心來回望歷史,發現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是一個“治本于農”的民族,有著濃重的避兇趨吉心理。基于這樣獨特的民族性,千百年來,在中國人的農歷節慶中,許多習俗原來都與避疫、防疫有關。現在,我們就來細數那些和避疫、防疫有關的年節習俗。

一年之計在于春。先說春節吧,貼門神像就與避疫、防疫有關。大家都知道,門神,是中國民間信奉的“司門守衛之神”。在民間,新春時節祭祀門神、張貼門神畫的習俗由來已久。一般貼“門神”,要在除夕吃年夜飯之前。舊時大門分兩扇,貼門神像正好一左一右。最早的門神為神荼、郁壘。早在魏晉南北朝時期,過新年時大門上要有門神像的習俗在民間已頗為流行。據宗懔《荊楚歲時記》記載:“歲旦,繪二神貼戶左右,左神荼,右郁壘,俗謂之門神。”中國人有那么多的大門需要把守,大家似乎覺得僅有神荼、郁壘兩位門神人手實在太少,有些忙不過來,因此,隨著時間的推移,“門神”人數開始增加。今天我們比較熟悉的“門神”,大概是武將秦瓊和尉遲恭。此外,還有鐘馗、包公、魏征、文天祥等。后來,史學家吳晗曾為之鳴不平的明代清官海瑞也成了“門神”中的一員。

與現代的科學和醫療水平相比,中國古代的科學和醫療水平自然差了許多,瘟疫疾病對人們的生存形成很大的威脅。所以,門神就成了民間頗受歡迎的守護神,大家愿意在新春佳節、除舊迎新之時貼上門神神像,恭請它們守衛家宅、祛除邪祟。此外,春節燃放爆竹,也是為了驅邪避疫。《荊楚歲時記》記載:“正月一日,是三元之日也。《春秋》謂之端月。雞鳴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惡鬼。”相傳為東方朔所撰、被譽為中國兩大神書之一的《神異經》,其書中也提到山臊。山臊是一種人臉猴身的鬼魅,高僅一尺余,赤身裸體,性不畏人。人若遇逢,易患寒熱病。然而,山臊畏爆響聲,因此,燃放爆竹正是出于驅邪避疫的考慮。

過年喝屠蘇酒,也是為了避疫、防疫。蘇東坡有詩云:“但把窮愁博長健,不辭最后飲屠蘇。”(《除夜野宿常州城外》)講的就是舊時過年喝屠蘇酒的習俗。古時候,醫療條件不高,新年的許多習俗其實都與防疫和保健有關,如穿干凈的新衣、除夕大掃除等。而在作家鄧拓看來,古人飲屠蘇酒,實際上是一場“群眾性的防疫運動”(見《燕山夜話》)。據記載,高貴如乾隆皇帝,每逢過年都要用金杯喝御制屠蘇酒。

屠蘇亦作“屠酥”,原本是一種闊葉草,南方民間風俗,有的房屋上畫了屠蘇草作裝飾,這種房屋就叫作“屠蘇”。相傳一位住在屠蘇里的高人,在臘月發明了一種能防瘟疫的藥,并釀制成酒,至大年初一時取出飲用,這就是屠蘇酒。“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王安石在著名的《元日》一詩中,便用了這個典故。

有學者研究認為,屠蘇酒的出現與漢末魏晉時期,頻繁爆發的瘟疫有關,其中危害極大的一種瘟疫便是冬春時節多發的“傷寒癥”。于是,有名醫創制并推廣屠蘇酒,后來便逐漸成為中國人年節文化中的一個習俗。還有學者認為,屠蘇酒的配方出自神醫孫思邈。千百年來,屠蘇酒可謂古代最著名的“歲酒”。無數文人雅士曾借著它的芬芳,把酒迎春,感懷新年。同時,屠蘇酒是流傳千年的防疫良方,是新年驅邪避疫的象征之一。清亡以后,中國民間歲時飲屠蘇酒的習俗逐漸被簡單的黃酒代替。不過,這一習俗卻東渡至朝鮮半島、日本,并成為當地民眾過舊歷年必不可少的飲品。

通常人們還在濃濃的年味中,就會迎來二十四節氣中的立春日。今年的立春日是2月4日(正月十一)。而立春吃“五辛盤”(亦稱“春盤”),也和避疫、防疫有關。立春吃“五辛盤”,是古人在立春之日以蔬菜、水果、餅餌盛于盤中饋贈親友的習俗。據成書于晉代的《風土記》記載:“元日造五辛盤。五辛所以發五臟氣,即大蒜、小蒜、韭菜、蕓苔(油菜苗)、胡荽(香菜)是也。”由此可見,五辛盤乃是由五種味道辛辣的生鮮蔬菜組合而成。人們認為這些食物可以“辟厲氣、開五臟,去伏熱”,是立春時節食用的最佳食品。但也并不拘泥于這五種蔬菜,其他味道辛辣或苦的蔬菜亦可代替。如今看來,這些時令蔬菜可以起到殺菌祛寒的作用。

吃“五辛”,迎新春,取的乃是漢字中“辛”與“新”的諧音。但五辛盤的初始意義并非迎新。其原始意義不僅在于一年農事完畢,為報答神恩而舉行祭祀,而是在于為新的一年驅邪和祈福。其中暗含了一些樸素的醫學道理。

端午節是中國四大傳統節日之一,源自天象崇拜,由上古時代祭龍演變而來。端午賽龍舟,可以說和避疫、防疫密切相關。龍舟,在中國人的原始圖騰中表達的是對龍神的崇拜。龍舟競渡,祈求龍神保佑,讓災禍瘟疫遠離,而留下五谷豐登、吉祥如意。每年端午節,在成都錦江、金堂淮州、郫都區三道堰、新津南河、綿陽仙海、閬中嘉陵江、樂山五通橋、長寧蜀南竹海等靠近大江大河的地區,都要舉行規模不等的龍舟會,由此成為當地端午節期間蔚為壯觀的民俗事相。這一民俗事相無疑是一道迷人的風景線。

除了內涵豐富的龍舟會,端午節期間還會開展包括灑掃庭院、佩戴香囊、張貼福虎、插菖蒲艾草、涂雄黃藥酒,以壓制春夏之交蘇醒的五毒等眾多民俗活動,可以說端午節是古人防疫的一個重要節日。從而讓避疫、防疫生活化、節日化、儀式化、審美化、詩意化。

端午節,為什么要佩戴香囊?為什么要喝雄黃酒避邪?舊時,很多傳染病,老百姓總結不出正確的病因,一概稱之為“邪”。因此,佩戴香囊、喝雄黃酒,其實正是防疫思想的生動體現。過年喝屠蘇酒,而端午就喝雄黃泡的酒。記得兒時端午節,父親還用手指蘸著雄黃酒在我小小的額頭,畫上“王”字,以求借雄黃酒祛毒,借猛虎鎮邪。

此外,如今流傳甚廣的端午節綁五色線,也和防疫有關。據東漢泰山太守應劭《風俗通》記載:“五月五日,以五彩絲系臂,一名長命縷,一名續命縷,一名辟兵繒,一名五色縷,一名朱索,辟兵及鬼,命人不病瘟。”中國古代崇尚五色,五色合五行,故以五色為吉祥色。所以,在端午午時前,胳膊上綁五色線,不但可以避免兵禍和鬼怪,還可以避疫。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今天,重陽節又被稱為“老人節”。舊時在重陽節登高,其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躲避瘟疫。古人發現瘟疫往往發生在人口集中的平原地區,因此,瘟疫暴發后,很多古人從經驗出發,紛紛去山中躲避。因此,就逐漸形成了重陽節登高的習俗。而王維在詩中描述的重陽節登高插茱萸,也和避疫有關。茱萸是重陽節特有的辟邪之物,佩茱萸成為重陽節俗的主要標志,因此,登高會也稱“茱萸會”,重陽節又稱“茱萸節”。舊時,每年農歷九月初九重陽節,秋高氣爽之時,黃河中下游、淮河、長江流域等地的民眾便采茱萸插戴頭上,亦有用茱萸制成香囊佩帶的,俗信能避難消災、驅邪治病。但在宋元以后,插茱萸的習俗逐漸稀見。清代,北京重陽節的習俗乃是把菊花枝葉貼在門窗上,“解除兇穢,以招吉祥”,可以說,這一習俗也和避疫有關。

正因為千百年來居安思危的中國人將避疫、防疫意識巧妙地融入一年四季的節慶之中,并將其上升為一種儀式化、審美化的民族心理,才使得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政府一聲令下:“封城!”民眾高度自律,積極配合,主動居家隔離。而且,在居家隔離中始終保持積極樂觀的心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我們戰勝疫情的又一法寶。這與一些西方國家的民眾,在此次全球化疫情中,當政府提出封城時,并不那么積極配合居家隔離,甚至反對封城形成了鮮明對比。對于中國人在此次疫情中自覺居家隔離,無怨無悔的表現,一位黎巴嫩人在社交媒體上感嘆道:“我們需要一千年才能成為對瘟疫有意識的人。不要等到你愛的人死亡,你才相信疫病并不是個笑話。待在家你才不會感染別人。”這位黎巴嫩人說得不錯,中國人的避疫、防疫意識是經過漫長的歲月,以及在與疫病的無數次抗爭中才逐漸培養出來的。這位黎巴嫩人有所不知,盡管中國古代的生產力相對低下,但對疫病的認識卻超乎他的想象,早在兩千年前的漢代就有了隔離措施。

我們欣喜地看到,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這種避疫、防疫的民族心理和內在的精神圖景,正經由疫病的磨難逐漸轉換成全民防疫的自覺的公民意識。這種公民意識自然也體現在全球視野下的鐵肩擔道義的人文關懷和大國擔當。


作者:席永君 責任編輯:李沛豐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