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雄心,筑夢西涼

來源:嘉峪關日報2020年03月31日字體:

一片雄心,筑夢西涼

周步

李暠還是個基層干部的時候,尹夫人遠嫁陜西扶風。

尹夫人祖籍天水,出生于武威。尹家是大姓,父親尹文在天水遠近聞名。尹夫人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表現出了過人的天資,父母親自然非常高興,有客來訪,便對客人開玩笑說,我們尹家以后就指望這個孩子了。他們當然不是說說而已,而是請來老師,用心培育,悉心教導。數年后,這個孩子學問大進,地方上一些飽學之士也大為稱贊,自愧弗如。由此可見尹夫人少年所學,絕非常人所及。

尹家出了這樣一個才女,自然成了許多名門望族和官宦子弟求婚的對象。尹文世事洞明,對亂世官場,他心知肚明,權衡再三,最后選擇了陜西扶風的青年才俊馬元正。尹夫人對馬元正也是非常滿意。馬元正是隴西望族馬騰之后,一表人才,學問宏深,志趣相投,可謂門當戶對。然不幸的是,婚后沒多久,馬元正得急病死了。遠在敦煌的李暠對尹家才女也是早有耳聞。得知這個消息后,便請媒人牽線,欲求好合。通過對李暠的了解之后,尹夫人答應了這門婚事。在一個適合嫁娶也適合出行的日子,尹夫人來到了敦煌。

尹夫人是李暠的第二任妻子。李暠的第一任妻子是辛氏。

辛氏是隴西辛納之女,貞潔順從,很有婦德,可惜紅顏薄命,年紀輕輕撇下愛夫幼子,撒手人寰。李暠有情有義,親自為亡妻寫了誄文,還寫下了數十首情深意切的詩篇。尹夫人來到敦煌,所作所為大大出乎李暠的預料:她和李暠成婚三年的時間里,從來都是不茍言笑,冷若冰霜,任憑李暠百般開導,或者嬉鬧,她都不為所動,常常是簡衣素食,不言不語,閉門獨處。三年后,她卻變了個人似的,對李暠相敬如賓,倍加呵護。對李暠前妻的孩子,也是視若己出,還時常給他們講解儒教經典,教他們怎樣為人處事。同時就河西時局和天下大勢,經常與李暠促膝長談,并提出自己的觀點和獨到的看法。所有這些,不僅讓李暠刮目相看,更多是由衷的敬服。

一個漢文化滋養下的女子,能夠做到對亡夫守喪三年來明心述志,這本就是情義和操守的表現,也是品格與意志的表述。從此之后,敦煌的街頭,多了一對相依相伴的夫婦;敦煌的人家,平添一個相夫教子的女子。李暠長尹夫人十二歲。

李暠字玄盛,隴西狄道縣(今臨洮)人。李暠少年就有才名,長成習武,研讀兵法,尤善文學。《晉書·涼武昭王李玄盛傳》記載,李暠是西漢名將李廣的16世裔孫,先祖奉命到隴西討逆,戰死沙場,葬于隴西,兒孫前來奔喪,就舉家遷此守墓。李暠的祖父和父親,都曾在朝為官。李暠還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他的父親就去世了。李暠是遺腹子。于是,母親帶她改嫁宋家,后來生下異父同母的弟弟宋繇。宋繇對李暠的幫助,可謂竭盡全力,厥功至偉。“我得到尹夫人,不僅僅是得到一西施,更是得到了一諸葛亮。”李暠常言道。由此可見尹夫人之才和在李暠心目中的位置。尹夫人的到來,無疑改變了李暠的人生歷程。

晉末,天下大亂,各地豪強紛涌而起,地處西北的河西走廊也不例外。先是呂光在班師回朝的途中,在今天的武威建立了后涼。又過了幾年,公元399年,段業在沮渠蒙遜兄弟的擁戴下,在張掖建立了北涼政權。李暠在后涼和北涼的每一個工作崗位上,都是兢兢業業,勤勉行事,但后來的一件事情,迫使李暠向西涼王的位置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

索嗣和李暠是生死之交,一起在北涼段業手下做事。段業、沮渠蒙遜起兵的時候,敦煌太守孟敏投降了段業,被任命為沙州刺史。李暠與宋繇等人積極響應,段業便任命李暠擔任沙州治下的效谷令。李暠很受當地士紳及百姓的擁戴。后來,敦煌太守孟敏去世,敦煌護軍郭謙、沙州治中索仙等人紛紛推薦和擁戴李暠為敦煌太守。段業很欣賞李暠之才,便欣然同意。但就在一紙任命即將頒布的節骨眼上,右衛將軍索嗣提出不同意見,他極力反對李暠任職敦煌太守。

索嗣是敦煌人,河西大族,他很器重李暠,但也很忌憚李暠。他深知敦煌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就對段業說,李暠是隴西名族,聲聞河西,不可據實職。“如果他當了敦煌太守,這個地方恐怕就非主上你所有了。”段業聽信了索嗣之言,收回成命,改詔任命索嗣為敦煌太守。索嗣對敦煌太守這個位置覬覦已久,今日得手,自然是急不可耐。于是,索嗣率五百輕騎,從張掖出發,星夜趕往敦煌就任。

李暠作為敦煌太守的最佳人選,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個變故,著實讓他大吃一驚。

怎么辦?李暠很是犯難。這時候,效谷縣令張邈和宋繇等人出來勸阻。“大丈夫應該順時而動,乘時而興,既然已經得到了世人的擁戴,就不能輕而易舉的放棄。”宋繇說。尹夫人也根據當時的情形對這件事做了判斷和周詳的分析,最后一致的結論是:讓出敦煌太守,就等于任憑宰割了。于是,敦煌的歷史上發生了兵逐新任太守的事件。

索嗣大敗而去,逃回張掖。李暠向段業上疏索嗣的罪狀,請求處死索嗣。索嗣的行徑,早已使輔國將軍沮渠男成非常不滿,就勸段業,除掉了索嗣。這件事情之后,李暠在整個河西,一時之間,可謂風頭無兩,能人志士,紛紛前來投奔。隆安四年(400年),晉昌太守唐瑤反叛北涼,向敦煌、酒泉、晉昌、涼興、建康、祁連六郡傳發檄文,推舉李暠為冠軍大將軍、沙州刺史、涼公,兼任敦煌太守。大家紛紛建議李暠要及早建國,西涼政權建立,可謂萬事俱備。公元400年,西涼宣布獨立。那一年,李暠49歲。

西涼建國,李暠立尹氏為后。最初西涼國的地域領土基本就是當時的敦煌郡,人口稀少,物業不豐,實力遠遠遜色于北涼和南涼。李暠聽從了尹夫人的建議,采用“招懷東夏”的策略,使得敦煌及河西豪門上層人士紛紛為其效力。之后,派遣使節捧章向后秦納貢。再后來,又派遣黃始、梁興遠赴南京,向東晉奏表稱臣。在險象迭生的環境中,李暠用他的智慧和謀略,重武功,抓文治,把西涼國治理得數十年的時間里民殷國富,君臣同心,確實很不簡單。西涼尤尊儒學,一直使用晉朝年號,這樣就得到大了批漢族人士的支持,如河西大儒劉昞等人皆為所用。李暠用人從不舉親避仇,如索嗣被殺,索氏一族仍授要職,敦煌、酒泉等地的氏族力量,也心甘情愿的投其麾下,同心戮力,力盡所能。

西涼國是十六國時期人口最少的國家之一。李暠少年成名,四十六歲之前,一直懷才不遇,默默無為,這些從他的《槐樹賦》可見一斑。河西地區沒有槐樹,前涼張駿在位時,從秦隴將槐樹移植到了河西,但后來基本都死了,唯獨酒泉西北角有槐樹生長,李暠遂作《槐樹賦》,寓情于景,感嘆僻陋之地,難以建立功業。誰知世事難料,一朝時機成熟,李暠憑其治世之才和不屈之志,在眾人的擁簇下,乘勢而為,兵不血刃,坐擁千里。西涼國的建立,唐瑤功不可沒,宋繇功不可沒,尹夫人功不可沒。

李暠治理西涼國的諸多策略,尹夫人給予了莫大的幫助。《晉書·列女傳·涼武昭王李玄盛后尹氏》有這樣的記載:玄盛之創業也,謨謀經略多所毗贊,故西州諺曰:“李尹王敦煌”。“李尹王敦煌”的意思就是李暠和尹夫人在西涼國同行王者之事。尹氏輔佐,其功并列。尹夫人是中國歷史上為數不多的女政治家,時人尊稱尹夫人。

我們來看看西涼國軍政要員的一份職銜名單:征東將軍唐瑤,軍諮祭酒郭謙,左長史索仙,右長史張邈,左司馬尹建興,右司馬張體順;張條為牧府左長史,令狐溢為右長史,張林為太府主簿,宋繇、張謖為從事中郎,宋繇加號折沖將軍,張謖加號揚武將軍;索承明為牧府右司馬,令狐遷為武衛將軍、晉興太守,氾德瑜為寧遠將軍、西郡太守,張靖為折沖將軍、河湟太守,索訓為威遠將軍、西平太守,趙開為骍馬護軍、大夏太守,索慈為廣武太守,陰亮為西安太守,令狐赫為武威太守,索術為武興太守,以招撫東夏。當年,派折沖將軍宋繇東征涼興,并攻打玉門以西諸城,西涼軍隊所到之處,一些險要隘口守軍望風而降。于是,李暠屯田玉門、陽關一帶,擴大耕地,積聚糧草,內善政務,外結友邦,積極準備東征物資。

西涼政權后世最值得稱道的是大興教育和收護流民幾件事情。

李暠建國后,以“諸事草創,倉帑未盈,息兵按甲,務農養士”為指導思想,頒布律令,號召因戰亂而背井離鄉的百姓返回家園,發展建設,給所有重返人員給予優待和資助,于是,敦煌人口迅速得以發展。資料顯示,這期間有近十萬民眾遷回敦煌。隨后,在敦煌南門外修建起一座殿堂,取名為“靖恭堂”,作為與群臣商議朝政、檢閱武備、聽取收集各方意見的地方。李暠尤其重視文化教育,為振興文教,培養儒士,便修建設立學校,增收學子五百余人。并在各郡設置五經博士,負責傳授經學,致使當時敦煌學風大盛。李暠飽學善任,虛衿下士,晉末中原流士紛紛西來,一時間西涼境內聚集了大批文人名流,文風日興。

公元405年10月,出于戰略需求,西涼國遷都酒泉。不久,北涼沮渠蒙遜率兵前來侵犯,在建康郡(今高臺)擄掠三千多戶人家,滿載而回。“民乃國之本,我們的人民被擄掠,我們還有什么資格談論天下?”李暠對眾人說。于是,李暠親自披掛上馬,率兵追擊,西涼將士各個用命,在安彌(今酒泉縣東)追上沮渠蒙遜,大敗北涼軍隊,把被擄掠的百姓全部護送回家。北涼和西涼講和,訂立盟約,互不侵犯。公元410年,北涼背棄盟約,前來襲擊,李暠派太子李歆截擊并打敗了北涼軍隊,并擒獲了北涼將領沮渠百年。

李暠一生最被人稱道的,是他對文化的重視和倡導。可以這樣說,因為西涼國上至君臣下到平民對文化的重視,培養了大批的文化精英,從而使得敦煌文化在河西大地獨領風騷。所有這些,為后來莫高窟的開鑿和中華文化西進東輸以及敦煌學的繁榮打下了原始基礎。李暠著述的作品有《靖恭堂頌》《述志賦》《槐樹賦》《大酒容賦》等,可惜,除《述志賦》外,其它的都沒有流傳下來。《述志賦》慨然激烈,縱橫捭闔,思想宏大,文采飛揚,對自己雖無平定天下之力,卻渴望山河一統之心闡述的淋漓盡致,至今讀來,讓人掩卷沉思。

公元417年,李暠病逝。李暠深知天下動蕩之際,西涼國艱難處境,以及強鄰沮渠蒙遜的雄才與強悍,便遺詔再三叮囑長史宋繇,輔佐世子李歆,不可出兵與北涼爭鋒。公元422年,西涼自衛,在酒泉東面與北涼一戰,北涼損兵折將七千余人。423年,李暠去世后的第三年,李歆不聽群臣及尹太后的再三勸阻,一意孤行,率軍進攻北涼,結果中了沮渠蒙遜的埋伏,全軍覆沒。李歆深感無顏回見母后,奮勇殺敵,戰死軍中。又過了一年,西涼國亡。

西涼敗亡后,尹夫人被擄姑藏。沮渠蒙遜有意將尹夫人收入宮中,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尹夫人斷然拒絕。“國破家亡,生有何趣?做人臣妾,茍且貪生,那不是我做的事情。”尹夫人說。沮渠蒙遜是匈奴后裔,其婚俗與漢習大不相同。沮渠蒙遜為尹夫人的剛烈折服,非但沒有殺她,還為她建造了一座“夫人臺”,供其居住。后來,讓兒子沮渠牧犍娶了她的女兒李敬愛為正妻。再后來,沮渠牧犍又娶了北魏的武威公主,李敬愛無奈,離開武威去了酒泉,憂憤而死。再后來,尹夫人遁走伊吾,在孫子李寶處終老他鄉。

西涼國只存在了20年的時間,但它對儒學西進和中原文化植根河西所做的貢獻,卻意義重大,影響深遠。所以后世的人們提及西涼,無不是懷有一種別樣的情感。以李暠、尹夫人為代表的無數學人,用堅韌不拔的創業毅力和治學精神,將華夏文脈在荒涼偏遠的西北地區傳播弘揚,流傳延續。西涼雄風,也就理所當然地成為歷史長河里的一道絢爛風景。


作者:周步 責任編輯:李沛豐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